首页 行业动态 正文

美国又抛“中国内存芯片威胁论” ,对福建晋华实施出口限制

第一财经 2018年10月31日 分享

美国时间10月29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将福建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加入实体清单”,对福建晋华采取限制出口措施。美国商务部称,“福建晋华即将完成DRAM的量产,该技术可能源自美国,且将威胁到为美国军方提供此类芯片的供应商的生存。”

1.jpg



“当外国公司从事违背我国国家安全利益的活动时,我们将采取强有力的行动,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将福建晋华列入实体名单将限制其威胁我们军事系统基本组成部分供应链的能力。”美国商务部长在上述禁令中如是表示。


第一财经记者联系福建晋华方面,但截止发稿前对方并未对事态给出回应。根据官网显示,福建省晋华是由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晋江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共同出资设立的先进集成电路生产企业,此前晋华集成电路已纳入中国“十三五”集成电路重大生产力布局规划。根据此前规划,福建晋华于2018年9月投产,月产能为6万片。


有业界人士对记者表示,该事件是此前“联美案”专利纠纷的升级。

2.png





去年年底,美光根据“保护营业秘密法”,以及“反勒索及受贿组织法”,在加州北部联邦法庭提起民事诉讼申请,状告台湾地区的代工厂联华电子(UMC)和福建晋华盗窃其商业机密等不当行为。美光公司发言人称“美光积极保护其全球智财权,并将利用所有可用的法律武器来解决一切盗用行为。”


同为专注于存储器产业的公司,美光为国际大鳄,并与三星和SK海力士分享着全球90%以上的DRAM芯片蛋糕,而晋华则为存储器产业中的新贵,与长江存储、长鑫被称为中国存储产业的三驾马车。从体量上来说,晋华远不是美光的对手,但在分析人士看来,包括晋华在内的中国存储新势力的崛起所带来的潜在威胁,这也许才是美光所无法忽视的。


作为渴望在半导体产业实现自主突破的中国来说,近几年存储器产业成为了重要的突破口,尤其是在全球DRAM芯片九成份额都掌握在韩美两国的大背景下。


2016年5月,台湾地区联华电子公布与福建晋华的合作协议,受其委托开发DRAM技术,由晋华支付技术报酬金,开发出的DRAM技术成果,将由双方共同拥有,而晋华则将在晋江12吋晶圆厂生产DRAM产品。同时,随着目前国内三大存储器厂商陆续进入设备安装阶段,市场的变动也在“挑战”着巨头们的神经。


半导体调研机构IC Insights总裁兼执行长Bill McClean此前在一场采访中表示:“我不知道要如何在不碰触三星、海力士和美光所拥有的专利下生产记忆体片。”


根据McClean的说法,三星、海力士和美光在专利侵权方面倾向于相互之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理论上,由于它们都拥有如此庞大的专利库,所以彼此之间的专利争夺战是没有任何意义的。McClean说:“但是,如果一家新公司进入市场,他们将不会给予这样的优待。”对于三星和海力士来说尤其如此,因为南韩政府认为这两家公司的技术是国有资产。


招商电子在一份报告中指出,由于DRAM先进制程研发对人才有着迫切需求,所以有较多美光集团旗下华亚科、瑞晶的员工跳槽至联电,这也触碰到美光的敏感神经。


“相关美国半导体设备供应商如泛林半导体,应用材料等已停止技术支持,并切断了全部的电话、邮件交流。除设备之外,晋华的软件系统也采用了较多美国供应商,如MES采购了美国IBM的产品,目前IBM也切断了和晋华的一切联系。”对于此次禁令的影响,招商电子表示,目前晋华正处于装机验机的关键阶段,有部分机台已经进入工艺验证环节,但受禁运影响,相关订单将延迟至和解之后才会陆续落地。


“具体到国内供应商方面,目前已有6家中国设备供应商中标,其中中微半导体处已采购了七台刻蚀机;而北方华创处采购了两台石英清洗机。其他公司,如盛美半导体,H3C,协昆等厂商也分别中标了一些设备。”招商电子分析师在报告中指出,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至纯科技,精测电子,长川科技目前尚未和晋华产生业务合作。


2

查看次数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