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动态 正文

撼Intel难!高通黯然退出服务器芯片

中国电子网 2018年05月11日 分享

 知情人士消息称,全球最大的手机芯片制造商高通准备放弃开发数据中心服务器芯片。

知情人士还表示,高通还在考虑两种选择,关闭这项业务或者为其寻找新的买家。

高通作为全球手机芯片的霸主地位难以撼动,在涉足服务器芯片领域的时候,高通希望使用ARM架构开发服务器芯片打破Intel在这个利润丰厚市场的主导地位,不过如今高通退出服务器芯片市场的传闻表明其梦想正在破灭。

当然,高通只是诸多服务器挑战Intelx86服务器霸主地位失败的其中一员,更进一步说,高通的退出也是ARM的挫败,对于2016刚进入服务器芯片领域的华为,最终也会以落败收场吗?

3f1ac5132a3234d4646ffe967791100f.jpg

高通退出服务器芯片市场并不意外

2017年高通的Centriq 2400服务器芯片开始出售,这款芯片采用三星10nm工艺,功耗和成本优于Intel铂金版至强8180处理器。

在去年11月该芯片发布的时候,微软还上台表达了对这款芯片的兴趣,但在此之后高通一直对进度保持沉默。

对于退出服务器芯片市场的消息,高通发言人拒绝置评。

不过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普夫(Steve Mollenkopf)在上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高通的重点是压缩非核心产品领域的开支。

为应对博通的恶意收购,高通管理层曾在1月对投资者承诺将把年度开支压缩10亿美元,以提升盈利能力。

其实,在2015年高通正式对外展示其首款服务器芯片进入这一领域之前,就已经有多个巨头用ARM服务器芯片挑战Intel结果未达预期。

NVIDIA曾探索使用其64位Tegra处理器打入服务器市场,只提供与其他公司的ARM服务器芯片配套的图形芯片,但尝试在服务器芯片市场竞争几乎是一场灾难。

三星也曾大力开发ARM服务器芯片,还从AMD服务器部门挖来高管负责相关项目,但这一项目最终被放弃。

还有AMD,在2014年其服务器市场份额不断下滑的时候,AMD对ARM服务器芯片寄予厚望,并在当时预计2019年在ARM服务器芯片市场上的份额将达到25%。

然而实际情况是,Intel的x86服务器芯片依旧占据这一领域约99%的市场份额,AMD在服务器芯片市场的份额也从巅峰时的25%跌至2017年的不足1%。显然,ARM服务器芯片并未提升AMD的盈利能力以及市场占有率。

AMD 2017年试图重回服务器市场的EPYC芯片也是x86架构,ARM产品已经被放弃。

高通的退出也是ARM的挫败

三星、AMD都未能凭借ARM服务器撼动Intel x86的地位,在进一步探讨失败的原因之前,还需要明白的是为何包括高通在内的巨头都想进入服务器芯片市场。

理由很简单,服务器可以处理企业网络中的数据,也是互联网的支柱,虽然其出货量规模远小于智能手机和PC,但由于服务器芯片是针对高性能收取高昂费用,利润率可观因此颇具吸引力。

不过,Intel凭借x86服务器占据了上风,并且具有绝对的话语权,因此想要挑战Intel在这一市场,只能寻找新的架构。

此时,高通、三星、AMD等与ARM合作就是一个双赢的选择,一方面能帮已经在移动处理器市场取得巨大成功的ARM架构挺进最高端计算市场,另一方面高通、NVIDIA等也能借此在服务器芯片市场分一杯羹甚至挑战Intel。

从性能上来看,2015年国防科大的64核ARM服务器芯片“火星”性能十分强劲,根据SPEC2006模拟器成绩,多核性能可与Intel E5(高端工作站及服务器的处理器系列)比肩,但单核性能较弱;上面已经提到的高通Centriq 2400功耗和成本都优于Intel铂金版至强8180处理器。

因此,性能并非阻碍ARM架构挺进最高端计算市场的主要障碍,软件生态更为关键。正如Intel x86进入手机芯片市场时受制于软件生态导致事倍功半的结果,ARM在向PC和服务器芯片市场进军时也遭遇了同样的难题。

ARM当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为了更快速推广64位指令集和建立相应的软件生态,ARM一改过去对ARM 32位指令集授权的谨慎,向诸多颇具实力的厂商授权64位指令集加速生态建设,因此在ARM 32位指令集时代华为、国防科大等一大批不具备ARM指令集授权的单位或企业也借着ARM推广64位指令集的东风拿到了授权。

但生态的建设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而且服务器芯片领域Intel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想要在建设自己的生态难度可想而知。

高通的今天会是华为的明天?

除了生态方面的不足,Intel已上市的低功耗服务器芯片彻底堵死了ARM通过低功耗服务器芯片侵蚀市场的可能,因此ARM服务器芯片要与Intel竞争只能靠差异化或政策保护。

我们也看到了高通找到贵州省政府成立合资公司贵州华芯通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依靠中国地方政府的保护和投资获取ARM服务器芯片的生存空间,但高通毕竟是美国公司,在这方面并没有太大优势。

华为作为中国本土企业,在获得ARM 64位指令集的同时,2016年麒麟950的发布会上华为宣布用于服务器的自主芯片正在紧锣密鼓的研发中。

与其他厂商进入服务器芯片领域有所不同,海思的服务器芯片可以服务于华为“云、管、端”战略中的“云”,而非单纯卖芯片。

因此如果华为的ARM服务器芯片在短期内研发成功,并且拥有不弱于国防科大“火星”的性能,不仅能够自产自销,还能借助和政府以及运营商的良好关系获得生存空间。

但是ARM服务器软件生态的问题很难解决,更多的商业公司依旧会以Intel x86芯片服务器为主流。

那么,华为为研发ARM服务器付出了高昂成本,在ARM服务器生存空间不大的前提下,高通的今天是否就是华为的明天?


    0

    查看次数1810